我祖父在战乱的时候,是在森林中制作肥皂的。那时的资源短缺,肥皂是用木材烧成的炭灰,加入油中大火搅拌而成,算是我们家手工皂的始祖。
我小的时候,记得父亲也做过肥皂,不过他是做来补油桶的漏洞的不是拿来洗澡。
多年前我去了一个鳥不生蛋狗不拉屎的地方,住进旅店,才发现原来没有提供肥皂(其实当地的人也不常洗澡),便到街角的便利店去买一块肥皂,深褐色好大的一块,焦臭味,油臭味非常重,搞到我也不想洗澡了。后来我还把这块肥皂老远带了回来,给我的孩子看。

我从小到大,一直在用的,都是那种超市卖的廉价肥皂,到了自己买肥皂的时候,一直不喜欢那个香精的气味,所以一直不断的换品牌。后来在有机店买一些比较“原始”的,价钱也比较大众化的肥皂,有一点点油臭味,不过至少不会刺鼻,用了一段日子,闻到那些在超级市场卖的普通肥皂气味时,竟然会有一阵眩晕。
不只是香精,普通肥皂去油性强,洗完澡,头发和皮肤非常干燥。我汗多油多,每次洗澡都洗去一层油,原本以为这样洗得干干净净最好,直到近年才发现原来不是那么一回事。人体是非常精细的机器,皮肤的油脂洗掉了,人体就会很快补上,你洗得越勤,补得越多越快,成了一种恶性循环。

这些年摒弃了大厂生产的香精肥皂,改用手作肥皂,感觉好多了。最大的差别在头发,不会感觉油油的,也不再发黄。
然而手作肥皂,也有许多学问,许多讲究,有身边的朋友试过用得满身痒的,一直研究很久才发现是那个手作肥皂。所以制作的原料和过程,甚至试用的层面,都得有一定的经验才可以。

多个月前,我有天突然福至心灵,问林妈妈(李丽春)帮我做一批香茅手工皂,等了个多月,交到我手上,发现是我多年来用过最香滑的香茅皂:用的时候香茅味不会重到很假,洗完澡出来就只剩下一抹若有若无的香茅味,那种脱离胭脂味的感觉,非常美妙。
于是我就跟林妈妈预订了另外一批手皂,又等了个多月,终于能够赶在过年前上架。
林妈妈于 Bookq 发布过一本数码书《林媽媽的七彩世界》,现特别为 Bookq 制作了一批手皂,是能文能武的妈妈。
由于制作成本高昂,加上“等”的时间,这批手皂,我还真不舍得拿出来卖的(我订的第一批,自己用不到三份之一,其他被抢完了)。


如果你熟悉手作皂,你一定会喜欢林妈妈价真货实的手作皂。
如果你不熟悉手作皂,这是非常有诚意的一批手作皂,拿来尝试或者送礼,两皆相宜。

网购链接:
https://www.bookq.net/store/bookq.br?author=李麗春

作者:貝亮田

肥皂的故事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