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跟逸婷说,写书不容易,你必须拥有多方面的知识,才能把细节写得有说服力。
所谓多方面,几乎就是所有方面。物理、化学、生物学、天文地理、医学、数学等。掌握的知识越多,写起来越得心应手,就算所知的不深,也要有个概念,要用的时候,凭着大概就可以搜寻出细节。写书不是仅仅凭兴趣、毅力就可以完成的,还要通晓人情世故,要有点子,要有技巧,还要赢得读者的认同、共鸣,是全世界难度最高的工作(没有之一)。

可喜逸婷从小就喜欢阅读很硬的、知识性的书刊,所以把阅读扩大到不同领域,几乎也不是很难的事情。可是对一个没有去过英国,没有看过雪(我也没有),要把故事和人物写在那个背景中,是有一定的难度的。
那天她问我“体温过低”的状态,及如何处理,我大约就知道她写到相关的情节了。我一贯的叫她上网去搜寻,她埋怨资料不足,担心写得不够真实。她的书里头,有幽灵火车,有飞天马车,有魔头,有载人的大鸟,都可以超现实;但是生活的细节,不能搞错,不然就不是小说。

当然我不会说,她还小,12 岁开始写中篇小说,能够写成这样子,应该算是不错了。
纵使八十岁写的书,不好看就得扔掉,年龄资历跟写书没有什么关系,也不是卖点,这个领域就是那么残酷。
我对她的要求,是要投入,要享受创作的过程,她在 Wattpad 的自我介绍有一段是这样的:“我很享受阅读任何种类的书,但是我最喜欢的是我自己写的。”
那也是我年轻时的写照,文章总是自己的好。年轻,狂妄,那是好时代。

这本书,逸婷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多,多数是在咖啡厅完成。她开始了前面的几个章回,就遇到瓶颈。我带她去咖啡馆闻一下咖啡因,结果后来的章回几乎都在咖啡厅完成的。
我记得那一天,我们如常在咖啡厅,从天亮到天黑,我问了她几次,可以走了么?她总说还有一点,然后埋头滴滴答答敲字。等到晚餐的时间,等到其他桌子的人吃了晚餐,都走了,又来了其他的人,就这样等着,然后她突然就说:“写完了!”
那不是写完一个章回,而是全书写完了。那是好日子。

英文版《雅莉斯 ● 芙曼:希望的火车》是雅莉斯魔幻世界的序幕,一个系列的开始。创作的过程是孤独的,雅莉斯有逸婷的影子,会陪着她一起成长、成熟,也是个成长的印记。

https://www.bookq.net/

《希望的火车》

Leave a Reply